【第二十四期20150831】
  
 
【本期讲述】无声世界里的棒球梦
/
分享条

校园足球的春天

三台县是四川省足球之乡,有着百余年的足球发展历史。校园足球运动在这里蓬勃开展,孩子们对于足球的热爱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挥棒、击球、跑垒,午后的球场上萦绕着掌声、欢呼声、和呐喊声,然而11岁的唐晨什么也听不见,只是快速地用双手向队友比划着,焦急地发出“啊啊呃呃”的声音。
  唐晨是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四年级的学生。如果不是使用手语进行交流,我们根本看不出这个女孩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和她同场打友谊赛的8个队友在收到唐晨传递的信息后,惋惜地低低头,然后很快地鼓起掌来。尽管他们和唐晨一样,听不见自己的掌声和棒球划过天空的声音。
  这些孩子是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聋人少年棒球队的球员。据球队创建者秦坤介绍,这支球队成立于2014年年底,正式开展教学的时间是在今年的2月份。球队里的所有队员都来自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其中年龄最大的球员14岁,最小的只有6岁。
  眼下,唐晨正和其他队员一起为7月份即将举办的全国比赛进行着强化训练。他们的目标是能够在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并有机会走出国门参加更大规模的比赛。
  一而再,再而三 磨练让生命愈加精彩
  棒球运动是一项集智慧与勇敢、趣味与协作于一体的集体运动项目,被誉为竞技与智慧的结合。在棒球运动中每个人都有作为掌控者的机会,力道合适的挥击、细致入微的观察、审时度势的攻防和队员的默契配合使得这项运动拥有着独特的乐趣。这也对球员的日常训练程度有很高的要求。
  聋人少年棒球队的训练时间固定在每周五下午,在专业教练到来之前,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体育老师陈老师需要先带着孩子们进行热身运动和一些基础的训练。
  午后的骄阳,热辣似火,炙烤着在球场上训练的每一个孩子。围着操场跑上两圈,孩子们已是大汗淋漓。经过短暂的休息后,陈老师根据孩子们的年龄,将他们分成了两组,分别进行接球、投球练习和传球、击球、防守练习。唐晨所在的一组年龄稍大,因此先进行传球、击球、防守练习。
  那是一种为聋人小朋友特制的球和球棒,比普通的器材略轻,以避免孩子们在运动过程中受伤。在看到队友传递的信息后,唐晨双脚平行站开,左脚向前,右膝弯曲,双手持棒,用力一挥,球棒稳稳地落在球上,球旋转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
  在接下来的接球和投球练习中,孩子们则需面对墙,利用相互作用力来反复练习精准度。但由于无法通过棒球撞击墙面的声音来判断自己的力道差,孩子们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摸索练习。
  整个训练过程中,陈老师不停地给孩子们做着示范,让他们通过眼睛去领会站立的姿势和身体重心移动的方向。对于悟性稍微差一点的孩子,陈老师还得自己琢磨一遍,把每个动作都拆分成一个一个的姿势。但这样学会的动作并不标准,而且非常容易忘记,毕竟他们之间的交流不是那么容易。“有时候一个在我们普通人看来很简单的动作我得重复演示十遍甚至二十遍。”
  不过,也就是在孩子们和陈老师这周而复始的训练中,棒球队一天天地成长了起来。以唐晨为代表的几个孩子已经能够上场打比赛了。
  “贝多芬听不见可以作曲,他们听不见为什么不能打棒球呢?”
  “快快快!赶紧抢垒!”“双杀!双杀!”“哎呀!击球要看准方向!要用劲!”“太可惜了!”看着球场上孩子们的表现,主教练熊小波在一旁急得捶胸顿足。可孩子们听不见,他也只能是干着急。
  熊小波,1980年——1991年期间在棒球国家队担任主力。之后在欧洲先后出任匈牙利队主教连、德国某俱乐部教练。刚回国他就在秦坤的盛情邀请下,成为了聋人棒球队的主教练。
  “棒球对小孩的智力开发是非常有意义的,锻炼他们的手脚、速度、灵敏、战术等。”熊小波谈起棒球对孩子们的价值所在。在他看来,只要是喜欢运动,就不存在所谓的隔阂与障碍。“贝多芬听不见可以作曲,他们听不见为什么不能打棒球呢?”
  但事实并非他想象的那么一番风顺。
  球场上正在进行的这种九人制比赛起源于美国,棒球球员分为攻、守两方,利用球棒和手套,在一个扇形的棒球场里进行比赛。比赛中,两队交替进攻,当进攻球员成功跑回本垒即可得分。可当不得不使用手语向球员们传递如此简单清晰的比赛规则时,问题开始一点点显现出来。
  听不见、“说”不透、难理解成为聋人少年棒球队发展的拦路虎。好在体育老师陈老师和年龄稍大的孩子能帮着熊小波进行一些“翻译”,让教学顺利进行下去。但遇到专业型的术语时还得靠熊小波自己一遍一遍的演示。熊小波说:“有时候着急起来真的是想骂人!”
  尽管如此,对于球队的未来,熊小波仍然充满信心。“我们的队伍有我们自己的独特优势,包括在比赛中选手的年龄限制没有俺么严格,比赛中可以用手语给队友暗号等。学校也正在商量每周增加两三次课。我相信我们队伍可以更好,能在比赛中拿到好的成绩。”
  不畏惧,不放弃 明天因自己而充满意义
  为了让聋人棒球队的孩子能够多多和健全的小朋友大朋友一起分享体验,熊小波和秦坤常常会发动身边的志愿者到学校和孩子们打友谊赛。
  起初,孩子们见到陌生人总是沉默地低着头,但现在,当志愿者抢垒成功时,他们会主动走到志愿者身前,朝着志愿者竖起大拇指,为他们鼓掌。
  看着孩子们在球场上露出的灿烂笑容,家长们也十分欣慰。“她就是特别喜欢打棒球!”唐晨的奶奶笑着告诉我们。奶奶说,他们起初不想让唐晨学棒球,怕她受伤,但唐晨却执意要学。为此,唐晨的妈妈还故意周末不来接她。可唐晨依然坚持,家人只好妥协了。“现在娃娃身体好多了,人也变得开朗很多,回来和我们的交流也多了。”聊着唐晨学习棒球以来的变化,奶奶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
  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赛,唐晨有一点小紧张,她盼望着自己能够赶紧掌握所有的技巧,“这样就能拿到第一名了!”
  当天的友谊赛结束后,唐晨和其他选手在熊小波的组织下围成了一个圆圈,开始进行简短的总结和动员。
  汗水一道一道地从这些10岁出头的孩子的脸上淌过,尽管听不见,但在无声的世界里,他们并未因此而畏惧奔跑,用他们偌大的勇气和足以消融寒冰的微笑让每一个明天都尽可能地绽放精彩。(文\王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