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期20141205】
  
 
【本期讲述】蓉城里的“唐卡班”
/
分享条

  小小科学家养成记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一个“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的梦想,但长大后,能真正成为科学家的,却十不得一。
  唐卡也叫唐嘎,唐喀,是一种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是藏族文化中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迄今沿袭已有1300年多的历史,也是中华民族民间艺术中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了让这块艺术瑰宝得以传承和弘扬,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每天虔心作画,刻苦钻研,在色彩斑斓的世界中探寻着唐卡的奥秘和其绘制的精髓。他们就是四川艺术职业学院附属中学藏区“9+3”免费教育“唐卡艺术班”的孩子们。11月4日,中国未成年人网记者就走近了这个特殊群体,了解了唐卡班的创建之路和唐卡少年的传承梦。
  一颗虔诚心 方能妙笔生花
  四川艺术职业学院附属中学位于成都市温江区和盛镇星艺大道。到达该校时,正值唐卡艺术班孩子们上课期间。走进画室,只见一群身着灰色校服的学生,正一字排开,席地而坐,认真地绘制着自己的唐卡作品,整个画室十分安静。
  “这些孩子都是唐卡班三年级的学生,他们学习唐卡已经两年了。”附中美术科副科长钟丹虹介绍,2009年开始,四川艺术职业学院附中就开设了唐卡艺术班。因属于国家对藏区孩子提供的“9+3”免费中职教育,唐卡班招收对象也主要是四川甘孜、阿坝两地藏区的初中毕业生,每年招生人数也保持在两个班,共计五六十人。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目前,学校还邀请到了唐卡之乡--甘孜州炉霍县的民间唐卡画师洛绒登真担任专业老师。洛绒登真是南卡杰(四川甘孜著名画家)的第六代传承人,目前在唐卡班教学已近5年。见到我们的到来,洛绒登真老师非常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起了孩子们正在创作的作品。“这幅画是孔雀明王,属于佛教里面的佛法僧,这幅是四臂观音,属于守护神。” 他说,孩子们现在创作的唐卡画像基本上都是临摹一些大师的作品,主要是佛教故事和对各种神的描绘。“唐卡佛像的绘画练习,基本上是从叶子开始练习,其次是佛像的手、脚、眼、鼻,最后再练习佛像的构图。”他说,唐卡绘画主要有构图、造型、上色、勾线、描金、点眼等环节,现在同学们正在进行“上色”环节。
  唐卡班学生大都来于藏区,对唐卡有一定的接触和了解,但由于是初中毕业生,美术功底相对薄弱。因此,洛绒登真老师对唐卡班的学生也制定了教学规划。“第一学年必须练习基本功,第二学年就是练习勾线,第五个学期就必须要完成整幅唐卡的绘制。”
  因工艺复杂、要求精细,唐卡的创作时间十分漫长,绘制一幅唐卡会长达数月,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也是一种心态的磨砺和艺术的修行。洛绒登真说,唐卡不仅是藏民族的一种文化,更是一种信仰。要学唐卡绘画首先要尊重唐卡文化,其次要特别能吃苦。绘制唐卡需要天赋,但更重要的是心灵要纯洁、沉静。“比如,我们要画好一片叶子,就需要长久的憋气,这时就需要有即使天要塌了,你都不能慌、不能毛躁的心态。”
  为保证唐卡的品质和保存,唐卡制作中对颜料和工具都有很高的要求。“传统的都是采用矿物颜料,但价格相当昂贵,因此孩子们现在练习都是用宣传颜料。刚开始也只是在纸上练习,第三学年才开始在棉布上作画。”洛绒登真说,以前唐卡基本是在石板、树皮、动物皮上创作,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如今都采用棉布作画。“这些画布都是需要手工进行六次打磨,学生要想成为一个专业的唐卡画师,就必须要从画布的打磨、穿针等环节来掌握。”
  少年唐卡梦 只为传承
  一幅画布、几支画笔、几盒颜料、一个坐垫、一颗虔诚的心…….这就是唐卡班孩子每天保持的生活状态。
  耿呷,来自甘孜丹巴美人谷,是一位地道的藏族小伙。初二时,他从电视里了解到了西藏唐卡班后,就萌发了想学唐卡的冲动,初中毕业后便报考了四川艺术职业学院附中的唐卡班。“在老家画唐卡的人是非常吃香的,也是非常受人尊重的。”他说,当自己真正学习唐卡绘画时,才发现不是那么简单,而且很辛苦。 “一般早点九点过就开始到画室画画,十二点吃午饭,下午一点又开始继续画到四点半,晚上画至8点半。”每天除文化课外,几乎都是在画室度过。
  除此之外,他说最大的困难还是不能“静心”。 “有时,也想出去玩,但想想要提高绘画水平,只有放弃了。”每当此时,他就用边听音乐边画画的形式,让自己内心沉静。“虽然很苦,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坚持下去,因为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毕业后能继续从事和唐卡相关的工作。”
  甘孜康定县的曾柯文,是唐卡班的一位彝族学生,也是洛绒登真老师最为欣赏的学生之一。最初,他对唐卡的了解都是源于寺庙、建筑物、壁画、藏族人家经堂里的唐卡、以及电视里里播放的唐卡画展等。因为对佛教的信仰和被唐卡的魅力所吸引,他选报了唐卡班。“唐卡给人的感觉很舒服、通透、富丽堂皇、线条又很流畅。它不仅漂亮、也很有价值、很值得去传承。”他说,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更有耐心,心更宁静了,对唐卡文化的理解也更深入。“虽然我是彝族人,学习的是藏民族文化,但我觉得文化传承是没有民族限制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尼玛泽仁,来自甘孜州白玉县,是班上经济条件较为困难的学生之一。从小,父母便离开了他,是舅舅将其抚养长大。由于家中要抚养三个孩子,且只能依靠耕种、放牛增加收入,舅舅家经济也常常捉襟见肘。为了减轻家庭压力,初中毕业后尼玛泽仁就报考了唐卡班。“因为这个专业,学费这些都要免除,这样我也能为舅舅减轻负担。”他说,成都是他走得最远的城市,这次求学也他第一次离开家。为了学好唐卡绘画,提升技能,他平日便省吃俭用,用一年多的时间凑足了300多元,为自己买下了一套唐卡课外书籍。“我吃差点,穿差点都行,但唐卡是我们藏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文化,我作为一个藏族人,也想学好它,让这个文化流传到世界各地。”
  唐卡画师摇篮 未来长路漫漫
  在画室的墙壁上,悬挂着十多幅一米多高的唐卡佛像,富丽堂皇,神圣而庄严。据附中党支部书记李德华介绍,这些唐卡都是学校保留的历届唐卡班孩子们的第一幅作品。
  李书记说,从2009年到现在,唐卡班已经历时六年,培养学生300多人,唐卡班的生源覆盖了甘孜十八个县、阿坝州藏民族集中的县份。如今,是四川艺术教育里唯一的一个唐卡画师摇篮。因属于藏区 “9+3”免费中职教育,国家也为唐卡班的孩子提供了诸多的政策优惠,“如学费、生活费、书本费都是免费,甚至回家的车费也是给予了补贴。”
  说起唐卡班的建立,李德华书记说,最困难的还是师资资源和教辅教材的缺乏。“2009年刚开办唐卡班时,学生最小12岁,最大的21岁,年龄跨度很大,一些学生没有学习过汉语,交流存在很大障碍,因此挑选教师也非常棘手,必须会汉藏双语教学才行。”同时,因为唐卡技艺多是民间口传心授,相关的历史、技法等资料都无法查证。
  “唐卡是一种需要长期坚持的艺术,没有十年、二十年的磨练,就很难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师。”李德华书记说,因为唐卡传承的特殊性,部分学生在学习唐卡一两年后就失去了兴趣。因此在培养出的学生中,长期坚持下来的优秀的学生基本上只占20%左右。
  如今,为了提升孩子们的综合素质,学校在教学上进行了探索。增设了素描、工笔白描、色彩、藏族工艺美术、藏族美术史、造像量度经等课程以及语、数、外、政治等部分文化课程。教学也逐渐更加系统化、规范化。同时,学校和成都郫县的唐卡基地等企业建立了供需关系。
  因为藏区“9+3”免费教育政策,孩子们毕业后,可享受甘孜、阿坝两地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双招政策及征兵政策,其次是会被输送到企业。“第一二批毕业生中,部分进入到当地的一些学校从事美术教学。其中部分最优秀和最感兴趣的学生,就选择了去西藏、青海等地唐卡基地进行深造。”对于唐卡班孩子们的未来,李德华说:“我也是一名藏族人,我希望他们在传承藏文化精髓的同时,也能学好文化知识,毕业后能有一份较好的工作。”(施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