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期20140829】
  
 
【本期讲述】小小科学家养成记
/
分享条

  让子弹“飞”起来来

四川崇州市廖家中学1958年创校,1960年成立了射击队,学校一直把这个项目作为培养学生的传统项目。50年间,这个农村“靶场”成就了许多人的梦想。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一个“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的梦想,但长大后,能真正成为科学家的,却十不得一。那时的我们或许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科学,只是对科学充满了好奇和幻想。
  在中国少年科学院四川分院,有一群6到12岁的小朋友,和很多人小时候一样,他们也有着“要当科学家”的梦想。但不同的是,这些小朋友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荣获了“科学家”的称号了。
  这些小小科学家是如何养成的呢?本期《成长微镜头》就带您走进这些小小科学家的成长世界。
  四川少科院:小小科学家的养成基地
  中国少年科学院四川分院(以下简称“四川少科院”)位于四川省科技馆,主要服务于6-16岁少年儿童。该院以儿童校外教育阵地为依托,鼓励少年儿童爱科学、学科学、讲科学、用科学,培养少年儿童的观察能力、动手能力和创新能力,提高他们的科学素质,丰富课余生活。这里也正是小小科学家的养成基地。
  四川少科院里有一个名为“小小实验家”的工作室,在这里,每个周末都会举行“小实验家”培训课程,教孩子们动手做实验。当我们来到这个工作室时,20来个孩子正在听老师讲污水净化实验。而在“小小实验家”工作室的对面就是一个“机器人”工作室,在这里孩子们可以自己动手组装机器人,给机器人编程。
  今年58岁的张新华老师,是四川少科院聘请的科技教师,主要负责“小实验家”培训课程的制定。张新华说:“我们觉得一个国家要强大,民族要强大,科技不能落后,还要后继有人。所以在中国少年科学院的领导下,四川建立了一个分院,四川科技馆给了我们大力支持。我们觉得培养一个孩子动手的能力,对于他的全面素质教育、综合能力的发展,这是很有好处的。孩子终究要面对社会,要为祖国的建设做出贡献,就需要有一技之长。所以我们就想教给1到6年级的孩子一点科学启蒙知识,灌输一些科学的意识、科学的精神。”
  12岁小院士:好奇开启科技成长之路
  记者找到了一位正在专心上课的小朋友,他叫熊震雨,今年12岁。别看他年纪不大,接触科学实验却已有5年之久,算是四川少科院里的一名“科学实验”老手了。2011年11月,当熊震雨当选“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时,他才9岁。坐在熊震雨旁边的小男孩叫做戢祥,今年12岁,他也是一名科学实验发烧友。2014年1月当选为“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
  无论是熊震雨还是戢祥,他们从小就对科学充满了好奇,对科学实验有着浓厚的兴趣。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触科学实验。熊震雨说:“我是从7岁,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科学实验了。很小的时候,我就对一些机械、科技的东西很感兴趣。看到那些车子呀、飞机呀,他们都能跑、能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想去了解一下。”就是这个“想去了解一下”的念头,让熊震雨深深的爱上了科学实验。在家里,他总会捣鼓显微镜等实验器材,会拿一些小洋葱片、小动物进行仔细地观察。
  相比熊震雨,戢祥接触科技实验的年龄更早。“我是在幼儿园时候的小牛顿班(参加)学习过这样的活动。”戢祥说,也是因为好奇,让他沉溺在了科学的世界里。“我最喜欢研究一些机械之类的,家里的闹钟、照相机、外公的手表,很多东西我都拆了然后又自己组装,我就想弄清楚,它们是怎么工作的。”
  对科学世界充满好奇的熊震雨和戢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思索。或许正是这样不停的思考和对于各种事物的好奇,才让年仅12岁的他们成就了“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之名。
  父母:不用成绩束缚孩子的创造力
  对于孩子的科学兴趣,无论是熊震雨的妈妈袁欣仪,还是戢祥的妈妈王显玉都予以了极大的支持。
  “我的孩子在学习成绩上并不算优秀,在班里也就中等水平。但是他的思维很活跃,理解力和创造力都很棒。”熊震雨的妈妈袁欣仪说,对于孩子的成长,他们从来不以成绩论英雄,不以分数判高低。只要孩子能把所学知识学以致用就行。对待熊震雨的科技兴趣,家里也是尽量创造条件予以支持。“孩子需要的科普书籍、资料等,我们都会支持。我们也会让孩子参加科技类的夏令营、冬令营、科学嘉年华等活动。”
  无独有偶,戢祥的妈妈王显玉也是如此支持着儿子的兴趣爱好。王显玉认为,兴趣是最大的老师,孩子有这个兴趣就是最好的。“孩子的思维很活跃,创造力也是很强,他们总有很多问不完的问题、稀奇古怪的想法,这些都是孩子们成长中的财富。我们家长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把这些‘财富’留住,而不是让升学、考试束缚了孩子。”
  或许正是因为父母的开明,成长环境的宽松,无论是熊震雨还是戢祥都在“科技”成长的这条路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熊震雨,2010年12月荣获2010年第26届成都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科学论文一等奖;2011年1月在“青少年走进科学世界——科学实验嘉年华”2011年度全国交流展示活动中,被授予“中国少年科学院科学实验金质奖章”;2011年2月在四川省少年儿童“争当小实验家”科学实践活动中荣获一等奖;2011年11月当选为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
  戢祥,2014年1月,当选“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所研究的课题荣获一等奖。2014年5月,在北京参加科技部《我的航天梦》机器人比赛荣获二等奖;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在四川省少年儿童“争当小实验家”科学体验活动全省复赛中荣获一等奖。”
  培养更多的小小科学家 需要全社会共同营造科学氛围
  在四川少科院,和熊震雨、戢祥一样的“小小科学家”还有不少。据“小小实验家”工作室授课教师张新华介绍,每年四川都会有80个孩子到中国少年科学院进行论文答辩,至少有25个左右的孩子能获得“小院士”的称号。”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强则中国强,而科技教育应当从娃娃抓起。虽然四川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就当前社会对于“小小科学家”的培养,张新华老师也有着自己的担心。
  张新华老师说:“近年来,国家对科技教育非常重视,希望科技教育后继有人。但现在学校教育主要是语文数学等基础教育,对科学教育有一定的忽视。目前的少儿教育,社会对科技教育的反响不如艺术那么大,力度没有英语教育那么大。虽然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的思维在逐渐转变,但在转变的过程中,科学意识仍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张新华说,“科技发展后继有人”不是一句空话,需要一定的教育程序,需要全社会共同给孩子们营造一个热爱科技、关注科技、研究科技的成长氛围。“社会应当多支持孩子们的科技兴趣和爱好,多给孩子们建立一些科技成长的平台,少年宫应该多一些科技教育,不能只是艺术、文化课。作为科技老师来讲,我们也希望在科技教育上,国家加大力度予以支持,也希望媒体多一些引导宣传。”(文\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