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期20140530】
  
 
【本期讲述】云顶上的读书郎
/
分享条

  我有一个梦想

 《圆梦》只是中江留守儿童追求舞蹈梦想的一个缩影,在中江留守儿童艺术团里有着近200个孩子,他们有着共同的艺术梦。
  石棉县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地处雅安市最南端,素有“藏彝走廊”之称。当地少数民族儿童大多不懂汉语,为了帮助孩子们顺利接受义务教育,石棉县2008年开始在县内少数民族聚居区实施学龄前语言过渡教育。在全县11个乡镇,设立了语言过渡班,学生大概有五六百人,其中新民乡共有三个点。海子村语言过渡班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语言过渡班的这些孩子们,以及他们的教育现状。5月12至14日,中国未成年人网摄制小组一行带着满满的爱心远赴石棉,实地走访了海子村语言过渡班。
  一条路 阻隔了一个村
  从石棉县城出发,摄制组车辆沿着大渡河畔,一路前行。驱车四十多分钟后,进入了海子村所在乡镇新民藏族彝族乡,和其他车辆汇合之后,一行三辆越野车便向海子村山上进发。车队在一段平整的水泥道路上蜿蜒攀行,道路两侧的枇杷和桔树成排成林,正当我们还未来得及享受一路的田园风光之时,车辆突然减速放缓。一条刚刚开辟出来的近两米宽的碎石路截断了水泥道路的去向。司机告诉我们,这条路就是通往海子村唯一的村道,目前正在施工中。
  随着车队越往上行,海拔也不断增高。车身左侧,陡峭的悬崖近在咫尺,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当初还让人流连忘返的村道、村舍都被远远的甩在脚下,变得低矮微小。道路内侧山体,因为修路被开挖得参差不齐,岩石悬挂在外。不到几十米就会出现一个大的急转弯。车行至快到山顶之时,由于前方的道路施工,车队只能止步,满载的物资再次被换成摩托车运送,全体人员只有靠步行至村口。
  据新民乡副乡长陈艳介绍,海子村是一个纯彝族村。村子是因山上一汪清澈的海子湖而得名。该村海拔2000米左右,目前是新民乡最为遥远的一个村落,也是全乡唯一没有完全通公路的村落。
  海子村全村共260人,而我们所要到达的海子村山顶,总共住着23户人家,大概有一百多人。当地村民主要靠放羊、种核桃、挖虫草等收入为生,村中两成的村民会选择在周边乡镇打工,因此村民收入也是全乡最低的,其中部分人的年均总收入甚至低于1800,海子村因此属于县级贫困村。
  陈艳说,这条村道也是该村唯一的出行之路。是08年乡政府为海子村修建的,宽约两米,全长11公里,由于坡陡路窄,当地老百姓基本上的交通工具都是人背马驮,出行更是“夏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这条村道不仅阻碍了村民的出行,更是阻碍了山里娃娃通往外界的道路。如果孩子们每天步行下山到中心校上学,单程就需要两个多小时。同时,由于坡陡路窄,如果一下雨,就很容易出现危险。所以这也是海子村孩子们目前只能在山上接受学前过渡教育的原因之一。
  一个梦 为孩子未来启程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一进入海子村村口,远远地便传来了孩子们的歌声。闻声寻去,真实的海子村语言过渡班便呈现在我们眼前:一个农家小院,两三间刷白的土墙房屋,小院右角墙上悬挂着一块木牌,上面用毛笔字写着海子村语言过渡班。此时,十几个孩子正拥挤在几平方的教室里,就着昏暗的灯光认真的上着课。
  歌声一结束,老师倪晓丽便提问道,“为人民立功劳是什么意思呢?”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说:“就是要帮助其他人。”“我们要如何才能帮助其他的人呢?”倪老师追问道。孩子们就开始说起自己理解的助人方式和梦想。“我想当一名医生,因为村里离医院太远了,我想给他们免费看病”,“我想成为一个有钱人,因为我们这里很苦,我想把钱分给其他人”,“我想买一个大房子,送给爸爸妈妈他们住,因为他们现在太辛苦了”……老师接着又问:“我们要怎样实现梦想呢?”孩子们又齐声的应道:“好好学习!”听着这些我们平时认为“高大上”的梦想,此时,从这里的孩子们口中说出,感觉却没有半点矫情,有的却是为之动容的淳朴和真实。因为,对于大山来说,孩子就是希望,对于孩子们来说,读书就是唯一能走出大山的出路。
  倪老师称,由于山高路远,孩子们基本上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走得最远的路程,就是父母带着他们去新民乡上剪头发和打预防针。其中一个叫倪晓楠的小朋友还告诉记者,自己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北京。“因为,北京有很多的大房子和很多的小朋友!”
  一个人 撑起了一学校
  对于孩子们来说,外面的世界是精彩的、令人向往的。对于23岁的老师倪晓丽来说,也同样如此。倪晓丽是海子村语言过渡班唯一的老师,是本村土生土长的彝族人。曾由于家中困难,她没能读成高中,初中毕业后便留在了海子村当老师。从2010年海子村语言过渡班建立到如今,她已经任教4年了。
  说起刚开始给孩子上课时,她说可谓是花样百出。“刚开始,有的孩子进教室不晓得坐哪里,就直接坐到地上;有的没有纪律意识,上课的过程中就突然跑出去;有的孩子上厕所不敢说,就直接把尿拉在裤子里;还有的一进教室,就开始哭着要回家;甚至一些孩子直接用油纸袋装着白饭就在课堂里开吃;还有一些孩子一整天都不来上课,或上着课就直接哭着跑回家……通过慢慢的引导,如今状况得到了改观。”
  倪老师称,目前孩子村语言过渡班共有14名孩子,其中最大的9岁,最小的3岁。上课时间是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她主要是教孩子们语文、数学两门课程,语文主要教授拼音和简单的汉字书写,数学就是1-20以内的数字认识和加减法。其次,就是纠正孩子们的行为习惯。“比如,上学时要把头梳好,脸洗好、手要洗干净、衣服要穿整齐,不能随便扔垃圾,要懂礼貌等” 。
  孩子们学习汉语最大的阻力,要数语言环境的缺失导致的口语交流困难。倪老师说,因为孩子们家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彝族人,基本上都不懂汉语,家中交流都是彝语,生活中缺乏语言环境。“有时教一个词语,要一节课一节课不停的重复,甚至要教两三天。有时孩子们第一天学会了,但一回家说彝语,第二天又给忘了。”因此,在教学的过程中,倪老师会摸索一套自己的方法。比如教孩子读自己父母亲的名字,说自己喜欢的事物,说自己的年龄等方式。对于学的比较好的孩子,她会自掏腰包买点铅笔、棒棒糖等来来鼓励娃娃们。
  倪晓丽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们能走出大山,走向社会。“我不希望他们像我一样,一直在这山沟里面。希望他们长大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这几年和孩子在一起我也感到非常快乐,他们快乐我就快乐了!”
  一场灾 学校三次易校
  说起现在的办公教学环境,倪晓丽说,目前学校最大的困难的就是没有教室。在“4.20”芦山强烈地震中,曾经设立在村委会的语言过渡班校舍严重受损,房屋成了危房。为了考虑师生的安全,过渡班不得不暂时停课。
  最后经过协调,村上又租借了一户村民的房屋上课,但由于房子年久失修,条件十分简陋,一到下雨天教室里就成了“水帘洞”。目前,已是第三次临时租借教室了。房屋属于灾后重建的,但由于光线不好,白天教室里只能一直开着灯上课。
  倪晓丽说,目前的桌椅板凳都是爱心人士捐助的,以前都是木桌子,都是大家从中心校用马驮到村上的。“那时没有黑板,我就用墨汁涂到墙上当黑板,但由于是土墙,‘黑板’坑坑洼洼,有时候一排字都写不完整,有的娃娃用棒一戳就把‘黑板’戳个洞。”提到那段艰苦的岁月,倪晓丽说,校舍就是我们最为盼望的一件事情。
  但令人欣喜的是,随着海子村道路的修建,海子村语言过渡班的校舍现已经在规划之中。据新民乡副乡长陈艳介绍,预计在今年7月份,汛期来之前这条村道就将全部通车。届时,就可以运送建筑物资到村里,海子村语言过渡班的校舍就可以在原址上重建了。(文\施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