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20130729】
  
 
【本期讲述】coser的“漫”生活
/
分享条

“冰刀”上的奇迹

  曾经,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孩子,先天智力低下、从不和陌生人交流,无法同世界沟通,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连走路都不协调。
  Cosplay是costume play的缩写,指的是穿上各种角色的服饰,扮演动画、漫画等作品中的角色,而coser指的就是玩cosplay的人。如今,不少中学生都建立起属于自己群体的动漫社,coser的年龄层也逐渐从“80后”群体扩展到“90后”群体。
  很多Coser都面临着家长不支持、社会不理解的困境,即便如此,他们仍执着坚持自己的爱好。7月,中国未成年人网记者走进一群“90后”coser,寻找他们这份动漫情结的根由。
  为什么取名“Freak Out”?
  3日上午,我们早早地赶到成都市新都区桂湖公园,等待新都一中“Freak Out”动漫社的coser们。在英文中,“freak out”有“反常、发疯”等意思。“为什么要给动漫社取这样的名字呢?”即将升入高二的社长曾栖告诉我,动漫社是学长们组建起来的,一届届传下来,到现在已经是第四届了。这个词有“摇滚起来、混乱”的意思,它也标志着自己这代人在青春时候的活力。
  看不懂剧情!
  在等待其他姗姗来迟的社员的过程中,邓秋莹把此次以《东方Project》为主题的外景拍摄的剧情给我看了看。看完后,没看过几部动漫作品的我不由发出感慨:“叙事好跳跃,居然看不懂剧情!”
  在此,笔者把孩子们创作的剧情分享一下,瞬间看懂的请举个手吧。
  灵梦:天气这么热,一定是有妖怪作祟。
  魔里莎:本来就是夏天,跟妖怪没有什么关系吧……
  灵梦:既然如此,就一起去调查吧!
  魔里莎:根本没听我说嘛……
  妖梦:幽幽子大人,我们已经将气温上升了近10摄氏度了,可以执行下一个计划了!
  幽幽子:好!准备好泳装去游泳吧!
  咲夜:唉大小姐说天气太热了,让我把时间倒回两天前,唉……真是被这种理由打败了。
  时光回流……
  幽幽子:怎么又变回雨天了啊!≥﹏≤
  妖梦:……
  灵梦:天气又正常了,看来异变结束了,那就回去继续睡觉吧!
  魔里莎:难道真正的原因只是想睡觉?
  咲夜出场前跟爱丽丝相遇
  爱丽丝:咲夜你在干什么?
  咲夜:受大小姐的吩咐,倒退时间,你呢?
  爱丽丝:哦,我来打酱油的。(剧终)
   化妆花了4个小时!
  上午10点多,来自活动策划部、剧情部、cosplay部、后勤部的10多位成员终于到齐,大家便迅速投入外景拍摄的准备工作中。
  第一步是换衣和化妆。女生们把社长和副社长这两个男生关在门外,开始换上各自要扮演的角色的衣服,并帮彼此戴上假发、系上腰带。我们希望拍摄她们戴假发的整个过程,但这些爱美的女生纷纷表示,戴发网时肯定会很丑,拒绝被拍正脸,只能从侧面或背面拍。
  换好衣服后,妆娘邓秋莹和彭梦粒拿出自带的化妆设备,开始给coser们化妆。眉刷、唇刷、眼影刷、腮刷,光是化妆用的刷子,彭梦粒就带了十余把。彭梦粒说,自己有个亲戚在化妆店工作,假期里特地去学习了一段时间。化妆设备都是自己攒钱、一点点凑到现在这么多的。彭梦粒总结了一下coser的化妆要领,“妆不能淡,尤其是眼线部分,不然会影响上镜效果。”
  一直到下午3点,两位妆娘才把coser们的妆化好,敬业的彭梦粒忙到连午饭都没有吃。曾栖感叹地告诉我,每次出外景,最辛苦的其实是妆娘们。“如果coser在化妆时不小心眨眼,弄坏了眼妆,还得耐着性子重新补。天气炎热的情况下,coser得抑制不让自己出汗,不然妆花了,又得让妆娘补。”
  “遭围观很正常”
  桂湖公园的荷花开得正艳,下午3点过,coser们整装出发,在公园内物色自己中意的拍摄背景。穿着动漫服饰的她们,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遭到围观。一位古阿姨还拿起手机,要求与coser们合影。
  社长曾栖说,外景拍摄时被围观是很正常的。“今天围观的还算少的,以前,还得让后勤部在现场维持秩序才行。”
  “我们希望被理解”
  曾栖说,家长们几乎都不支持自己的孩子参加cosplay这类活动。“购买或是租借动漫服,都需要一定的资金。但家长都不太愿意给钱,他们不理解,觉得我们就是贪玩。”曾栖告诉我,每次要扮演某个角色却又缺钱时,他就会努力学习、争取达到父母所要求的成绩排名,等拿到“赏金”,才能出节目。
  曾栖说,身边有些同学对coser这个群体也不大理解。“我们希望社会能宽容对待coser,希望大家不要光看表面的东西,而是先去了解它、去了解下我们喜欢cosplay的原因。这样,他们就会理解了。”
  副社长曾飞凯说,除了不被理解,有些人还给社员们冠上了“不爱国”的头衔。“他们说我们不该崇拜日本的东西,但日本动漫的很多角色真的很激励人。我有时还会把自己幻想成其中的某个角色,这就是传说中的‘中二病’。”
  “为什么喜欢动漫呢?”邓秋莹说,因为在动漫世界里,可以接触到很多在现实生活中做不了的事情。“每次爸爸一听到日语,就会批评我,说我又在看日本的东西,应该多看一些中国的文化。我们对那段历史不够了解,父母的这些做法,是可以理解的。”
  曾栖告诉我,大家都是因为喜欢动漫、想要认识一些有着同样兴趣爱好的朋友,才加入动漫社的。在动漫社,活动策划部、剧情部、cosplay部、后勤部的社员们一起分工协作,编排舞蹈,手工制作道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协作能力、领导能力、手工能力等,都得到了提高。”
  那些与动漫有关的梦想
  下学期开学后,曾栖和其他社员将把动漫社的棒子传给下一届高一的学弟学妹们。但社员们的动漫梦想,仍将继续。
  从高一下期开始,曾栖就开始创作小说,到现在,已经写了一万多字了。曾栖希望,能找到一家动漫工作社,把自己的小说画成漫画。曾栖的梦想是进入广电局工作。他说,中国的动漫缺乏分级制,动漫基金也没有很好地运用在动漫这个行业本身,这就是中国动漫发展不起来的原因。如果以后有机会,将致力于改革中国的动漫体制。
  身兼妆娘和coser两职的邓秋莹说,长大后,自己想成立一个工作室,接单做动漫类的衣服。“动漫是我的爱好,以后做起来也很开心。虽然现在我还不会做衣服,但以后会慢慢学。”
  动漫社的社刊封面,由后勤部的徐璐来创作。偶尔外景缺人手时,徐璐也会帮忙打打杂。徐璐说,自己从来不玩cosplay,但她很喜欢看别人进行cosplay。在她看来,这是个很神圣的事情,只有热爱动漫的人,才会真心去做coser。徐璐在绘画方面的专业训练仅限于十多天的素描学习。她说,当时学素描觉得很麻烦,坐不住。但奇怪的是,画漫画时就能坐得住,常常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徐璐认为,中国也有很多很好的漫画作品,如果以后有能力,自己将对这些作品进行投资,把漫画改编成动漫。徐璐一脸肯定地对我说,“我相信,我们也可以制作出中国的动漫。”
  采访结束时,曾栖说,希望接受我们的采访后,学校能对动漫社更加重视,家长和社会也可以更加理解他们。听完他的这番话,我不由觉得,这是一群有梦想的孩子,中国动漫的未来需要他们。而他们的梦想,需要我们的保护。(文\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