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期20130624】
  
 
【本期讲述】“冰刀”上的奇迹
/
分享条

致我们终将面对的高考

  5月17日,高考进入倒计时21天。千万学子厉兵秣马,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又将打响。高三学子是否都已备好刀枪,准备为这场战役殊死一搏?
  曾经,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孩子,先天智力低下、从不和陌生人交流,无法同世界沟通,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连走路都不协调。第一次接触滑冰时,他们害怕得全身颤抖、吓得瘫坐在地….
  如今,他们却是国际赛场上一支闪亮的明星队,虽不知“滑冰”为何物,却总爱在冰刀上起舞,代表国家连续参加四届国际特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的速度滑冰比赛,三届国际特殊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的轮滑比赛,取得世界特奥会奖牌100余枚……
  他们就是“冰上奇迹”的缔造者,哈尔滨燎原学校智障孩子组成的特殊滑冰队。
  15岁的年龄 5岁的心智
  决定要以哈尔滨燎原学校滑冰队的这群特殊孩子作为采访对象后,我联系到了改变这群孩子命运的人——他们的老师姚楠。我希望能找一些年龄在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作为我的采访对象,姚楠告诉我,18岁以下的孩子,几乎很难进行语言沟通。假如一个孩子的年龄是15岁,那他的心智只能达到5岁小孩的水平。照这样算,滑冰队里一些20多岁的队员,都应该算在未成年人这个队伍里。
  经过一番纠结,我决定,无论这个队员现在年龄多大,只要是他们18岁之前的故事,我都要去听一听。
  艰难的启程
 “滑冰能给孩子们哪些好处?”决定训练这群智障学生学习滑冰时,曾经是一名专业速滑运动员的姚楠心里也没底。
  第一天去冰场,问题接踵而来。孩子们不会穿冰鞋,姚楠就一个个给他们穿上,系好鞋带。穿着冰鞋站在冰上,孩子们紧张到不敢动弹,一双小手狠命地抓住姚楠,掐得她生疼。还有的孩子开始浑身发抖、冒汗……由于无法理解接下来要面对怎样的挑战,同正常小孩相比,他们会更加恐惧滑冰。
  恐惧是孩子们要克服的第一个难关。
  姚楠决定,从技术要求更为简单的轮滑教起。从一点点地扶着他们站立、到行走、再到简单的滑行,慢慢地,孩子们掌握了轮滑的动作要领,也就不再恐惧了。
  轮滑摔跤是很正常的事,对于这群特殊的初学者来说,就更是家常便饭了。摔倒之后,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挣扎着爬起来,而是坐在冰上大声地哭。姚楠告诉我,不是他们娇惯,而是,他们没有要自己爬起来的意识和身体协调能力,不知道如何处理,就只好大哭。后来,摔的次数多了,他们也就慢慢不哭了,还学会了如何自己爬起来。
  渐渐地,轮滑给这群孩子带来的神奇力量也就显露出来。3名脑瘫的学生在参与训练后,肢体的运动能力明显增强,上、下肢的协调配合能力有了提高,走路明显比训练前自如了。学生岳金萍因煤气中毒,造成她右侧肢体功能受限,经过训练,右侧肢体功能明显得到改善……
  转眼到了冬天,又到了上冰的时间。姚楠怀着忐忑的心情带领她的学生们又一次来到冰场。这一次,很多学生都会穿冰鞋了,姚楠亲自帮学生们把鞋带系好,叮嘱着:“先别滑,用手扶着围板站好,千万别摔到,等着我!”她穿好冰刀、抬起头看向冰场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没有一个学生乖乖地手扶围板站在那里,他们都兴奋地滑走了,滑得最慢的王征也可以手扶围板慢慢向前走着……
  初尝喜悦
  2001年,中国残联到黑龙江选拔会滑冰的智障学生,代表国家参加在美国举办的第七届世界特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12岁的刘佳被选入,成为当时中国特奥代表团中最小的运动员。但是,由于紧张兴奋、情绪不稳定等原因,刘佳在3个决赛中摔了4跤,两次与金牌擦肩而过。刘佳并不明白这叫失败,但当她看到别国的队员站在领奖台上时,她知道,摔倒是肯定不对的。比赛结束后,刘佳一直闷闷不乐,觉得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
  刘佳的异常反应,让姚楠意识到,特殊儿童的内心是非常敏感的,他们也有沮丧和挫败感。姚楠将刘佳重新带回冰场,在冰场上,刘佳恣意地滑行,她慢慢重拾起自信,投入到下一场比赛的备战中。”
  两年后,14岁的刘佳站在第十一届世界特殊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赛场上,这是我国首次派特奥运动员参加国际特奥会的轮滑比赛。在500米的比赛中,刘佳在起跑落后的情况下,始终没有放弃,一直努力追着对手,成功获得第一名。1000米的决赛中,刘佳刚一起跑就和同组的德国选手撞到了一起双双摔倒,但她冷静地站了起来,继续比赛,最终取得了女子1000米A组的第一名。领完奖后,刘佳一下就扑到了姚楠的怀里,流出激动的泪水……
  无法表达的爱
  张维维今年15岁了,是个典型的自闭症孩子。6年前,9岁的他加入姚楠的速滑队。维维说话时不会注视对方,不懂得表达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融入团队。第一次穿上轮滑鞋时,维维就吓得浑身直哆嗦,但或许是因为男孩子爱玩的天性,很快,他就爱上了这项运动。
  在学习轮滑时,维维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才能和天分。上冰场后,维维的滑冰技术竟一下子提升了,注意到他的出色表现后,姚楠把他作为冠军苗子进行培养。
  姚楠告诉我,当维维在冰场上滑行时,他会不自觉地扬起头颅,脸上溢着自信和微笑,和台下那个胆怯、无法专注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姚楠曾问过维维和其他孩子,“喜欢滑冰吗?”孩子们都肯定地说,“喜欢!”但是,当姚楠再次追问“真的喜欢滑冰吗?”,他们又会突然困惑起来,说“不喜欢”。姚楠苦笑着告诉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不清楚,他们是否爱滑冰,因为他们很难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当看到他们在冰上滑行时展露出的那种自信时,姚楠告诉自己,答案是肯定的。
  金牌引领的行走
  每次比赛前,孩子们都会在姚楠面前嚷着说,我要得金牌。孩子们知道,金牌就意味着胜利,意味着厉害。虽然智力低下,但他们可以区分出金牌和银牌、铜牌间的区别。获得金牌后,他们的喜悦程度也会不一样。在追逐金牌的过程中,他们收获了成长。
  张维维11岁那年,参加了在美国举行的第九届世界冬季特奥会。这是他第一次出国,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第一次在没有父母照顾的情况下、去面对一个未知的挑战。刚到异地时,张维维还会有些兴奋。但慢慢地,他有些高兴不起来了,他要自己穿衣服、自己整理物品,自己穿上护具和鞋,还经常落东西。每天,他都会在姚楠面前,不停地倒计时,“18号回去,还有4天能回家见妈妈。”“还有3天回家。”……
  虽然一心恋家,但维维在冰场上的表现没有让姚楠失望,他滑得很卖力,一步步赶超对手,最终,获得了100米和200米的金牌,300米的银牌。
  在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国际特殊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的轮滑比赛,这群特殊孩子共取得世界特奥会奖牌106枚。单在日本长野举办的第八届世界冬季特奥会中,就取得了22枚金牌,占此次中国代表团金牌总数的60%,成为速度滑冰项目中取得金牌最多的代表队。姚楠和她的队员们被评为国家级优秀教练员、优秀运动员,被日本媒体评为“冰场上闪亮的明星队”。
  姚楠说,每一次比赛,对于孩子们都是一种成长。他们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在赛场上成功取得金牌,更多的还有,如何学会照顾自己、如何学会长大……
  未来依然未知
  在速滑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获得金牌的能力。不是因为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天生就缺失了太多。
  张晨今年16岁,已经学习轮滑5年了。压弯道,这个正常小孩两三天就能学会的技术动作,他至今都没能学会。他能做的,就是在冰场上缓缓滑行。由于先天残缺,年龄越大、张晨的智商就会越低。这意味着,他就更加无法学会滑冰了。
  但是,即使像张维维这样取得了很多金牌的孩子,长大后,也仍然未知。成年后,他们不具备工作能力,不可能将滑冰作为一项生活技能、去教导别人。姚楠说,只希望,滑冰可以丰富他们的人生,让他们的内心世界有过这样的精彩,让他们有机会在属于自己的舞台绚烂过。
  虽然,未来之路对于孩子们来说,可能不会一帆风顺,会充满艰辛、崎岖和未知。但是在这方小小的“冰场”上,他们依然一次次刷新着奇迹,传递着生命的顽强和精彩。就如那句经久不衰的歌词:“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文/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