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20130509】
  
 
【本期讲述】峨眉山下的“功夫”少年
/
分享条

脑瘫患儿小芮征的一天

  在残疾人群体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他们四肢健全,却不能独立行走;他们听力正常,却不能清晰表达……他们就是脑瘫患者。
  在决定以峨眉武术学校的"功夫"少年为这期成长微镜头的主角后,前往峨眉山之前,武盲的我特地上网搜索了峨眉武术的相关知识。“峨眉武术与少林、武当齐眉,是我国三大武术流派之一。峨眉武术历史起源峨眉山,包含峨眉拳、峨眉扣手、峨眉散打、峨眉内外功、峨眉器械等近三千种拳术套路。”看完这段文字,我不禁对峨眉武术学校这群小孩充满了好奇:他们的武功到底到了怎样的水平,是不是可以胸口碎大石、劈砖、甚至飞檐走壁?
  带着这些疑问,4月15日上午,我和摄像记者周林、图片记者蒋雨洹一行3人从成都出发,开始了此次探访之旅。
  早上5点50分就得起床
  当天下午到达峨眉山市,我与校长沈贵华通了电话。沈校长告诉我,孩子们每天早上5点50分就得起床,进行1个小时的早操。如果10分钟内未及时下楼集合的,罚俯卧撑20至50个。早操结束后,孩子们吃完早饭,就步行去附近的新坪小学上文化课。下午4点,文化课结束后,孩子们再回武校习武。
 “早上5点50分就得起床?”考虑到学校离我们住的地方大概需要近1个小时的车程、且沿途都是山路,我们只好放弃拍摄早操这一环节,决定在孩子们上文化课前,赶到学校。
   4月16日早上,我们驱车赶往新坪小学,看到了这群剃着光头、身穿武术服的孩子。采访开始前,新坪小学的校长胡龙学与沈校长一起,向我们介绍了两所学校的教学合作模式。峨眉武术学校共有26个学生,有近20个孩子处于义务教育年龄阶段。该上小学的,就送到新坪小学报到,去相应的年级上课;该上初中的,就送往峨眉六中。周一到周五的白天,孩子们上文化课,早上和晚上习武。周末和暑假,孩子们全天都上武术课。偶尔,沈校长也会为新坪小学的全校师生进行义务的武术培训。
  为什么武校的孩子都是光头?
  和校长们聊到10点30分时,孩子们课间操时间到了。学校在2011年举办过校园武术节,很多孩子都有武术服。在操场上,他们身穿武术服,正在练习全国中小学生武术广播体操《旭日东升》。虽然都穿着武术服,我们还是能够迅速地辨别出谁来自峨眉武术学校,因为,他们都有个明显的标志——光头。
  “剃成光头是峨眉武术的传统吗?”沈贵华回答我说,孩子们晚上练习时,都满头大汗,如果有头发,晚上洗了头,就不容易干。所以,才剃成了光头。听完沈校长的解释,我顿时觉得孩子们的训练真苦。
  “跑”步回武校 我们追得够呛
  下午4点放学后,12个孩子背上书包,走小路从新坪小学返回峨眉武术学校。孩子们瘦小的身子背着大大的书包,却一个个走得飞快。为了拍摄他们回家的镜头,我们的摄像和图片记者,只好扛着设备小跑,赶超在他们前面,一路上累得够呛。
  走过一片长长的油菜地,渡过一座石板桥,走过一小段乡村公路,我们终于“跑”到了峨眉武术学校。”
  走进学校,就看到两个小坝子,这是孩子们平时练功的地方。学校只有一栋四层的楼房,一楼是教学和办公区,再往上就是老师和学生的住宿区。趁孩子们还未上楼,我参观了他们的寝室。每间屋子都是上下铺、八张床,床上的被子都是叠好的,但都叠得歪歪斜斜的。寝室里有一些孩子没洗的衣服,周日下午是大扫除的日子,我猜想,平时没有洗衣服的时间,估计孩子们都把衣服积攒着,等到那时才洗吧。
  下午5点,孩子们的习武时间到了。我没有见到先前猜想的劈砖、飞檐走壁等武功,相反,孩子们仍在进行跑步、前扫、后扫等基本功的练习。沈校长告诉我,这里的孩子只需学上3年时间,就能上台表演。但是,学得越久、基本功越扎实的人,功力才越深。因此,基本功的练习是每日必不可少的功课。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崇拜的武者
  在这里,几乎每个孩子都有自己崇拜的武者。5岁半的廖学沛最崇拜师兄伦格木沙,因为他是学校里功夫最好的学生。廖学沛是一年级的孩子,学武半年了,只回过家一次。虽然年龄小,但他告诉我,他一点都不觉得练功苦,也一点都不想家。
  和廖学沛一样,7岁的叶洲也有自己崇拜的武者,那就是自己的老师高教练。叶洲是个胆小而又恋家的孩子,刚到校那会儿,常常会蒙在被窝里哭。为了安慰他,同屋的孩子有时不得不撒谎哄他。有一次睡觉前,叶洲又哭了,8岁的江培林只好骗他说,明天他的爸爸妈妈会来。叶洲信以为真,便不哭了。第二天,爸妈并没有来,叶洲闹着问江培林怎么回事,江培林只好告诉他自己骗了他,然后好言哄劝,叶洲才又安静地睡去。
  在坝子里,江培林现场给我们表演了一段武术,有不少动作是直接扑身在地,小手在地上打得啪啪响,他竟一点都不觉得疼。除了崇拜高教练,江培林还特崇拜成龙。看过电视上好身手的武打明星后,江培林央着爸妈把自己送到了武术学校。他说,有时候也觉得练武挺辛苦,不想学。但他想练一身好武功,保护妈妈。长大后,他还想开一个武馆。我问江培林,你想开多大的武馆呢?他回答我说,妈妈想要多大的武馆,我就开多大的。孩子的这番豪言壮语和他的一颗单纯的孝心,深深地触动了我。我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要给爸妈买大房子、带他们周游世界的理想,可现在,这些都还未实现。
  “我要保护我的奶奶”
  在这所武术学校,90%的孩子都是家庭条件不错、特别调皮、喜欢打游戏或是家里人没时间管教的,而13岁的吴军是个例外。吴军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和85岁高龄的奶奶相依为命。沈校长告诉我,6年前,吴军刚被送来时,非常瘦弱,走路都不稳,学武三个月了,踢腿都还没学会。但吴军很刻苦,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已经学会了空翻、连环拳、七星拳、刀、棍等多种套路。
  我问吴军,你学武是为了什么?他告诉我,他小时候常常被其他小孩欺负,他学武,就是为了保护奶奶和自己不被别人欺负。长大后,他想去当兵,之后再去当武术教练,挣钱,让奶奶过上好日子。
  听到这个小孩的故事后,我觉得很心酸。本以为这种有钱孩子欺负穷人孩子的桥段,早就不会发生。而在现实生活中,有些孩子却是从小就学会了势利。吴军的奶奶已经85岁了,她也许等不到吴军当上教练的那一天。可这些,我并不愿去提醒这个孩子,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奶奶就是他追求未来的唯一精神动力。
  相互关爱已成习惯
  一转眼,就到了孩子们吃晚饭的时间。每个孩子都有固定的座位,他们安静地围坐在桌旁,等待沈校长的开餐信号。年龄小的孩子先盛饭,年龄大的最后盛饭,这是饭前必须遵守的秩序。在日常生活中,年龄大的孩子们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这种照顾弱小、关爱弱小的习惯。
  而此时,也到我们该走的时候了。在这里,每个孩子背后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他们间的友谊是如此单纯而真挚,他们对武术的追求是如此执着而又勇敢。看着这群可爱的习武少年,我内心默默祝福:希望他们健康长大,愿他们的武术梦想都能实现。(文 \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