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期201201029】
  
 
【本期讲述】国旗班里的小小兵
/
分享条

蒲氏五姐弟的留守生活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盐溪乡兴隆庙村,土地贫瘠,农业低产,这里的大部分村民由于贫穷,不得已踏上了外出务工的征程,留下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孩
  国旗杆下,随着升旗手右手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唰”的一声,五星红旗迎风展开,缓缓升到国旗杆顶……在庄严的国歌声中,所有学生高举右手,向这面“升起的太阳”敬礼。
  在各学校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我们都能看到这样一幅庄严而肃穆的场景。在各个学校,都有一批来自“国旗班”的孩子们,他们默默地挥洒汗水,以护卫国旗为使命,为全校师生呈现一次次完美的升旗仪式。10月22日,中国未成年人网记者走进了成都十二(四川大学附属中学)中国旗班,听这些小小国旗兵们讲述了“他们与国旗的故事”,感受他们的艰辛与骄傲。
  13个人的国旗班
  林靖岚是现任国旗班班长。他告诉记者,在学校里,国旗班是属于学生会的一个组织。高一第一学期,林靖岚经过竞选演讲,当选为国旗班的班长。上任后,林靖岚的首要任务,就是组建起一支新的国旗班队伍,代替即将“退役”的上一届国旗班,继续完成升旗仪式的艰巨任务。
  当时,林靖岚所在的高一•一班是学校招收的首个“空军苗子班”,全班都是清一色的男生,个个长得高大帅气。每周末,成都空军招飞局的教官都会来到学校,为班里的学生培训齐步、正步等队列知识。为便于管理,班上每个同学都必须住校。每天早上6点半,教官准时到寝室检查清洁卫生,并要求每位男生进行半小时的晨跑。
  “班里的男生个个都有队列知识,身体素质好。这么具有优势的资源队伍摆在面前,为何不用?”在老师的指导下,林靖岚迅速制定了一个国旗班“招聘标准”:身高在1.75米以上,遵守纪律,无不良行为习惯。在林靖岚的鼓动下,班里12名男生主动报名参加国旗班。至此,这支由13名高一男生组成的国旗班初具雏形。
  林靖岚说,组建国旗班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做好训练。从一名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高中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升旗手、护旗兵,需要经受艰苦的磨砺。一到周末,教官就会像训练新兵营的战士一样,对所有人进行严格的培训。
 “走功”是国旗班的一项基本功。教官不在的时候,国旗班的队员就自己“加菜”,自主进行队列训练。
 “护旗方队要横看成行,纵看成列,步幅一致,摆臂一致,目光一致。”这只是对护旗方队最简单的要求。“踢腿如火箭,落地如炸弹。”在队员们看来,“正步走”是难度最大的一项训练。同手同脚、步调不一致、摆臂幅度过大,这些不规范的姿势,使得队员们总是相互打到对方的手脚。一场训练下来,大家的手上、脚上,往往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经过近半年的磨合和培训,大家的“正步走”终于有了质的突破。队列走得最漂亮的詹宇嘉被大家推选为升旗手,杨崧、罗元鹏两人成为护旗手。
  要把国旗的棒子传下去
  学校没有专门的老师培训升旗手。每当新的一届国旗班成立时,上一届国旗班的学长们就会利用课余时间,将自己的升旗经验传授给这些学弟们。等到新一届国旗班即将“卸任”时,又会把经验传给再下一届的学弟们。慢慢地,这已经成为成都十二中国旗班的教学传统。
  而对于升旗手詹宇嘉来说,甩旗是难度最大的一个动作。詹宇嘉说,“甩旗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需要技巧的。首先,要做好裹旗,对角线往外裹,不然甩不开。甩旗时,旗子要撒得高、撒得漂亮,甩出去后手要立即收回来。”
  为了练好甩旗动作,詹宇嘉一遍又一遍地向学长们讨教技巧要领。周末到家后,詹宇嘉就坐在电脑面前,观看天安门升旗仪式的视频,边看边学。詹宇嘉说,自己是班里那么多队友们推选出来的,因此想要做得更好。旗手是整个护卫队的中心,而国旗则是旗手的中心,身上的担子自然比其他人重很多。
  在高一下期期末,这支由13位男生组成的国旗班在全校的升旗仪式上正式亮相。
  “齐步走!”随着班长林靖岚一声粗犷的口令,三位旗手和他们身后的方队,步履铿锵、意气风发地在雄壮的军乐声中走向操场国旗台。全校师生顿时肃然。庄严的国歌奏响,英姿飒爽的升旗手有力一挥,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詹宇嘉说,对于国旗班的每一个队员而言,第一次升旗仪式的那一刻,既紧张又光荣。从操场右侧列队集结点到国旗台,每一步都浸透了大家训练的艰辛和对国旗的热爱。
  转眼间,高二学生生涯已经过去一半。半年多以来,在学校升旗仪式、市艺术节等重大活动中,国旗班的队员们不负众望,一次次地成功完成使命。
  下学期,学校又会从高一学子中选拔和组建新的国旗班。到那时,国旗的棒子就将传递给新的这批国旗兵,然后再由他们,继续升起这面大家心中的“太阳”。(文/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