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期20120829】
  
 
【本期讲述】 蒲氏五姐弟的留守生活
/
分享条

杂技班里的那些追梦少年

  6月15日,中国未成年人网记者来到成都市文化艺术学校杂技班,见证了杂技班孩子们勇敢的的逐梦之路 .....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盐溪乡兴隆庙村,土地贫瘠,农业低产,这里的大部分村民由于贫穷,不得已都踏上了外出务工的征程,留下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孩和两鬓斑白的双亲。8月15日上午,中国未成年人网的记者来到了蒲氏五姐弟一家,走进了他们被“留”下的童年。
  沿着蜿蜒盘旋的山路,汽车一路颠簸前行,半个多小时后,村中一条狭窄坑洼的泥巴路拦住了行进中的车辆,最后,采访组一行不得不选择徒步前行,在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徒步了近20分钟,终于到达了兴隆庙村。虽然刚到早上九点,八月的烈日却已经开始炙烤大地。不远处的山坡上,五个背着背篓的小身影正在玉米地里忙碌地穿梭着,他们,就是本期的主人公蒲氏五姐弟。
  接近晌午,气温升至近37度,五姐弟将一筐筐成熟的玉米背回家后,衣服早已湿透,微微泛红的脸蛋上满是汗珠。看到我们的到来,好客的奶奶拿出几只香蕉款待我们。除了6岁的蒲金宝,其他孩子都没有分到香蕉。但哥哥姐姐们似乎早已习惯奶奶这样的做法,完全不在意自己没有吃到香蕉。记者注意到,第一只香蕉吃完后,蒲金宝还想再吃一只时,却被奶奶严厉地拒绝了。
  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五姐弟的性格却很不一样。13岁的蒲金林和11岁的蒲金容是家里的大姐和二姐,从小就开始照顾弟弟妹妹们,因此性格稳重而文静。10岁的蒲金平和蒲金艳是一对龙凤胎。蒲金平是家里的第一个男孩,姐姐们都对他格外照顾,因此性格非常调皮。蒲金艳则比较腼腆羞涩。6岁的蒲金宝是家里的老五,是家中的第二个男孩,也是家里最调皮的孩子,哥哥姐姐们都会让着他。即使性格迥异,但五姐弟都非常听奶奶的话,凡是有好吃的,大家也从来不争不抢,非常相亲相爱。
  跨过低矮的门槛,我们走进了蒲家五姐弟的房间。几条破旧的木凳,一张旧式木桌,一把老式电扇,这就是堂屋内所有像样的摆设。堂屋墙面上,两张布满灰尘的奖状显得格外孤单。奶奶告诉我们,这两张仅有的奖状是大姐蒲金林的。由于教学环境差、没人辅导等原因,五姐弟的成绩都不太好。
  蒲家三姐妹住在堂屋左边的房间。房间内光线很暗,屋内放着一张约1.2米宽的木床,三姐妹晚上就在这张木床上挤着睡。床的上方整齐地挂着五个新书包。大姐蒲金林告诉记者,以前,他们都没有书包,只能提着塑料袋上下学。前不久,几位大学生志愿者给他们送来五个书包,他们终于有书包了。他们总把书包高高地挂起来,生怕将书包弄脏了、弄坏了。蒲家两兄弟则和奶奶一起,睡在堂屋右边的房间里,屋内堆满了各种旧衣服,连搁脚的地儿都难找。继续往右走,便是土墙砌成的厨房和空置的猪圈。蒲金林说,“奶奶特别疼我们,特地找来两根长绳和一块木板,在猪圈上头的横梁上搭了一个简易秋千。平日里,三弟和五弟都争着玩。”
  五姐弟的启蒙老师蒲继学告诉记者,蒲家五姐弟的爸爸是三代单传,而蒲金林和蒲金容都是女孩,因此一家人都想再生个男孩。第一个男孩蒲金平出生两年后,孩子们的爷爷患病去世,家里欠了不少外债。为了偿还债务、养活一家子人,蒲家姐弟的爸妈选择外出务工,姐弟几人便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
  渴了就喝一口缸里的凉水,饿了就打落几颗屋外的核桃,调皮了就到村外的小溪口捉几只大螃蟹。大姐蒲金林告诉记者,除了学习外,五姐弟还要帮奶奶洗碗烧饭做家务,遇到农忙,还要下地干活、放羊割草。“村子里家庭条件比我们好的孩子,大都跟着打工的父母去外地或是附近的城里读书了。附近的公办学校都离家太远,爸妈没法支付我们的住宿费和生活费,因此,三弟、四妹和五弟都是在离家较近的碑垭口大凉山小学读书。我和二妹的小学时光,也都是在这所民办学校度过的。”
  记者了解到,这所民办学校里有20多名与蒲家五姐弟一样的留守儿童。如今,学校里只有三年级和学前班两个班,只有蒲继学老师一个人在教学,课程也只有语文和数学。前不久,学校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接通了电源,还换上了新的课桌。为了保护新课桌,放假的时候,蒲老师就让蒲家姐弟把桌椅搬回家去。
  大姐蒲金林说,小时候,她不理解爸妈为什么要去外地打工,现在她对爸妈全是感激。因为她明白,爸妈去外面赚钱,是为了使家里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让她和弟弟妹妹们上学无忧。“我们好几个月才能见爸妈一次,晚上等爸妈的电话是我们每天最期待的事。有时候等到晚上10点多才来电话,我就知道爸妈肯定又干活干到挺晚。长大后,我想要赚很多钱,让奶奶和爸爸妈妈都过上好日子。”(文/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