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20120529】
  
 
"/>
【本期专访】2岁起照顾残疾母亲的14岁孝子--邓天芦
/
分享条

邓天芦自述:《我的一天》

  像往常一样,早上6点按时起床,从煤炉上的水壶里倒出热水,把残疾的母亲从床上扶起,给她穿衣梳头、穿袜、洗脸,然后就去做饭、扫地......
  2岁半,走路还有些不稳当,但他已经能帮残疾的母亲穿衣、穿鞋。
  5岁,正是弄饴撒娇、活泼烂漫的年龄,他却担负起照顾残疾母亲的重担。
  7岁,种菜,喂猪、打扫猪圈卫生,他早已习惯了这样忙碌的生活。
  10岁,一个人挖地种菜园,打米打面。没有谷苗高的他,顶着烈日在稻田里打药、扯稗子,累得大汗淋漓。
  14岁时,他已悉心照料妈妈11年了,他的孝行传遍十里八乡……他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中国文明网5月份“中国好人”候选人名单上。
  他,就是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思延乡清江村的14岁男孩——邓天芦。
  在日记《我的一天》里,邓天芦这样写道,“我的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但不能让它流下,因为我不能让妈妈伤心。带着泪水冲出家门,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只幸福的小鸟。虽然很苦,但很幸福。”
  陋室里母子情深
  5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邓天芦的家。三间歪斜的土木房与周围的小洋楼格格不入。邓天芦母亲的卧室内,一台17寸的老式彩电正播着新闻,尽管图像和色彩都有些怪异,但它却是躺在床上的杨晓梅唯一的解闷方式。角落里,几双棉鞋虽然很旧,但却洗得很干净。家里还有一样值钱的东西,就是挂在厨房里的烟熏肉,那是邓天芦一手喂大的肥猪宰杀后得来的。
  每次回到家,邓天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妈妈倒一杯温热的开水,慢慢地喂妈妈喝下。躺在老式架子床上的杨晓梅一直默默地深情注视着儿子。她哽咽着说,“要不是儿子,我早就……这辈子我拖累了他,亏欠他太多了……”
  杨晓梅说,自己患有小儿麻痹症,从小就是四肢无法自由活动的残疾人。成年后,她经人介绍,嫁给清江村的邓茂国。在邓天芦5岁的时候,杨晓梅的病情愈加严重。随着家庭开支的增大,邓茂国不得不外出打工。从此,照顾杨晓梅的重担就落在了邓天芦身上。每年春耕、秋收季节,邓茂国回家抢种抢收,而此后的田间管理,全由邓天芦负责。
  邓天芦第一次用电饭煲煮饭时,把淘好的米直接倒在电盘上。当妈妈问“你是不是该把米倒进锅里”时,他才发现,电饭煲内锅还放在灶台上。于是,他把电盘上的米倒进内锅,却忘了把电盘上的水擦干,接通电源后,只听“嘭”一声,电饭煲短路被烧了,他的手也触电麻了半天。
  小学一年级开始,邓天芦每天早上都得6点起床,烧水做饭,为母亲穿衣、梳头、喂饭喂药;中午,他又小跑着回家做饭,喂妈妈吃完饭和药后,再跑着回学校;下午4点过放学,割猪草、做饭、为妈妈擦洗,夜里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学习。周末是邓天芦最忙的时候,家务、农活忙个不停。不过,总有一件事忘不了——给妈妈洗一次澡。
  邓天芦告诉我们,其实,自己很羡慕那些能够无忧无虑地玩耍、有父母疼爱的同龄人。但是,出生在这样的困难家庭就没有了其他选择。“我不怕苦,因为我妈是残疾人,我不干谁干?孝敬父母是我责任。但我不觉得自己有多苦,因为繁重的家务劳动,让我学会了很多同龄人学不到的东西。”。
  许多村民说,每年水稻栽插完进入田间管理期时,经常都能看到邓天芦在水稻田里施肥、扯草、打药。人在稻田中,往往只见秧苗动,却不见人影在,看得人心头酸楚。
  “我想带着妈妈上学。”
  贫困的家庭练就了邓天芦乐观、坚强的性格,他乐于助人,在学校和同学、老师相处融洽。班主任王松说,邓天芦性格阳光,没有因特殊的家庭情况而自卑压抑。他很少迟到,学习刻苦,成绩在班上前10名,有希望考上高中。
  农闲的时候,邓天芦喜欢帮妈妈做做按摩,陪妈妈聊天,讲讲学校里的趣事。邓天芦说,他喜欢读书,要读高中读大学。不管日子有多难,他都不会放下母亲不管。如果能外出学习,他会在学校的附近租间房子,一边读书一边照顾母亲,让父亲安心在外挣钱。
  邓天芦说,希望长大后可以挣很多钱,带妈妈去大医院治病。以后,自己想当一名医生,既能更好地照顾妈妈,也可以帮助更多受病痛折磨的人
  2岁、5岁、7岁、10岁、14岁,在本该享受童年快乐的年纪,小小的他却背负着沉重的生活压力。瘦弱的身板间透着一股坚强,黝黑的脸颊上映射出一份超乎年龄的成熟。邓天芦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母亲心头的沉重,用青春与行动为母亲撑起了希望的天。年幼的他,默默地传承着厚重的孝道
  我们也希望,邓天芦这棵生长在贫瘠土地上的松树可以骄傲地成长,直到长成参天大树。(邹金利)